我们的技术圈 ,关注商业科技,国内创新技术交流与转化的平台
×

  会员登录

现在注册

第三方登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悦智网 > 悦科技 >
你是自己物品的主人吗?
2018-09-21 13:54
原创  Ieee Spectrum

你是自己物品的主人吗?A.jpg

我们所处的年代存在这样一种矛盾:互联网日益使得一切种类的信息都能被找到,而许多设备和服务的功能却让这些信息的可获取性越来越低。对于你可以编辑的每一条维基百科,都有上千种设备和应用阻碍你进行修改。我们倾向于认为世界正变成一个开放存取(open access)和开放内容(open content)的天堂,人人皆可获取信息;但事实上,有越来越多的知识被掩盖在支付墙和类似的封闭存取(closed access)障碍,甚至是超级封闭存取(super closed access)信道后,这种信道使得信息只能通过有限的或是隐藏的入口获取。

我们生活在一个租赁社会(renter society),我们更愿意按月支付费用,短期地使用某种物品,然后在该物品的新版本面世后使用新品。即便是我们自认为拥有的东西其实也并不属于我们,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表面上已购买的电子书,看似是你的,其实只是被你租用,很可能没有任何征兆就被下架(undownloaded,即从你的电子阅读器上被删除了)了。如果这听起来有点不太真实,请注意几年前亚马逊的著名下架事件:因为数字版权管理混乱,亚马逊删除了Kindle用户购买的乔治•奥威尔的书。

即便是的确为我们所拥有的东西,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很长,因为我们还生活在一个即抛型社会(throwaway society)。如果有东西坏了,我们会把它丢进垃圾箱,而不会去修理它。哲学家艾尔伯特•鲍尔格曼(Albert Borgmann)将其称为一次性现实(disposable reality),其特点之一是强调消耗物品,而不是接触物品。

尽管几年前我曾在本栏目谈及“自己动手做”(DIY)运动的回归(见2007年第6期文章《业余爱好者复兴》),但现实是,大部分人还是更喜欢把“动手做”这一部分交给专业人士。充其量大概也就是同意“自己动手买”(BIY),购买修补或翻修(这部分工作还是要靠专业技术人员或是其他专业人士来做)所需的材料。人们缺少——或许更重要的是不再重视——动手能力(manual competence)带来的简单的快乐和回报。他们宁愿去成为几乎不会注意自己所用设备的分心成瘾者(distraction addicts),也不愿尝试着进行真正与那些设备接触的专心实践(focal practice),例如,修理或保养设备,或是制作一些东西,而不仅仅是使用。他们宁愿生活在一次性社会(disposable society),也不愿生活在与物品有真正交流感的支配性现实(commanding reality)里。

哪怕是对那些真正享受制作、维护和修复物品的人,完成上述工作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,因为制造商往往会把设备的内部结构隐藏起来,或是让人打不开。这种潜藏(creeping concealedness)通常有这些形式:防拆封(tamper-resistant)的封装箱、非用户安装(user-installable)的零件和可修复性(repairability)级别较低的设备。这就导致了一种习得性无助(learned helplessness)文化,在这种文化中,当我们面对专用的梅花型(pentalobe)螺丝和防篡改外壳这样的创新产品时,我们会一抬手,把打不开的东西扔掉,更别提修理了。

面对这些障碍,我们如何培养独立精神呢?我们怎么才能和意义重大的设备形成一种关联,亲自动手而不是做做表面文章或袖手旁观呢?或许是装置范式(device paradigm)这种新形式登场的时候了。在装置范式下,我们在购买的物品中所追寻的特征不是时尚的颜色或时髦的包装,而是可修理的组件和可打开的外壳。通过这种占有性的消费主义,我们或许能再一次成为自己物品的主人。■

作者:Paul McFedries

0
分享
上一篇:物联网垃圾
   相关成果报告
2018-08-29
    友情链接申请链接    
科技纵览官网      阿里云      悦智官网      百度      360      腾讯      网易      凤凰网      新浪网      搜狐网      IEEE     
京ICP备15039501号-1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41号

本站由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
关于
关于我们
商务合作
联系我们
订阅
RSS订阅
邮箱订阅
线下活动订阅

Copyright © 悦智网